中國科幻迎來黃金時代

2019年12月02日 07:39    来源: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郭静原 覃皓珺
[手機看新聞]
[字號 ]

  科幻究竟是一種關于未來的書寫,還是一種更爲有效的、盡管不那麽直接的,關于當下的書寫?

  隨著《三體》橫空出世,《流浪地球》成爲爆款,一掃之前中國科幻文藝界的晦暗底色,中國科幻是否真的迎來“黃金時代”?2019中國科幻大會日前在京舉行,科學家、科幻作家、科普作家和不少熱愛科幻、從事科幻的人們聚在一起,诠釋他們關于中國科幻的時代命題。

  本土科幻生根發芽

  雨果獎的兩度殊榮,讓中國科幻作家蜚聲國際,令科幻讀者振奮不已。北京、深圳、成都各地科幻盛典繁榮開展,大咖雲集、論壇爭鳴……人們歡呼,“中國科幻的春天已經到來”。

  從統計數據而言,這般自信是理直氣壯的。由本屆大會公布的《2019年度中國科幻産業報告》指出,與科幻相關的電影、遊戲、閱讀産業漲勢強勁,2018年中國科幻産業産值達到456.35億元,比前一年增長3.26倍;且今年上半年,中國科幻電影總産值已達172.33億元。産業拓展將更加豐富與健壯、産業從業人數穩步增長、新技術研發與科幻産業結合的趨勢顯著、政府投入持續增加等新現象,令人無比期待中國科幻下一階段的精彩未來。

  “我們是充滿未來感的。在世界整體科幻的衰落下,中國科幻迎來自己的輝煌,産生了科幻黃金時代最有利的條件。”科幻作家劉慈欣,更看好科幻影視的發展前景。他認爲,未來5到10年,中國還會有相當數量的科幻影視作品誕生,在國內或國際上取得一定突破。

  熱潮之下,科幻作爲近代以來西學東漸的文化“舶來品”,在中國生根發芽,逐漸煥發出具有本土特色和時代精神的文化光彩。“雖然中國科幻來自西方,但與中國文化必須有機結合。”科幻作家何夕認爲,中國科幻具有多元化特點,存在各式各樣的流派或風格,但作品的根還在這片東方土地上,當把那些傳統而優秀的部分沈澱下來,同時大膽擁抱新鮮事物,極有可能在未來塑造出與中國文化緊密相關的科幻符號。

  那麽,強調“中國特色”會是中國科幻未來發展的主流嗎?科幻作家王晉康不以爲然。“這麽豐富的文化體量,這麽悠久的傳統積累,這些東西都不可避免地反映到作品中,我們想不讓它帶點中國特色都難。”他認爲,不用刻意強調中國特色,如果有什麽需要注意的,那就是不要刻意模仿。

  “只要踏實回到生活環境裏取材,寫出來的作品百分之百是中國命題。”業內人士李兆欣則說,一個寫作者,如果不能從自己身邊取材,這不單是有沒有中國特色的問題,而是好不好看的問題。“如果寫了一個故事,裏面都是外國人的名字、外國人的場景、外國人的思維方式,探討外國人關心的主題,這連中國人都不愛看。”

  隨著越來越多優秀作品在海外收獲關注與美譽,中國科幻自然而然成爲向世界“表達中國”的重要途徑。在美國暢銷科幻小說作家凱文·安德森看來,中國科幻作家和讀者的思考角度與西方有所差異,人們接受不同教育、有著不同觀點,中國科幻向世界提供了新視野、新表達,這樣的碰撞交流最令他感到興奮。

  科幻科學兩翼齊飛

  人們渴望探索太空,于是宇宙飛船出現在影視作品中;人們困窘于不夠精准的診斷和昂貴的治療費用,于是病症掃描儀和修複倉在小說裏炙手可熱;人們癡癡尋覓著無所不能的“夥伴”,于是人工智能應用呈現爆發式增長……時光飛梭,科幻正在滲透進生活的方方面面。

  所以,科幻還只是科幻嗎?它究竟可以做些什麽?“我們已經進入一個科技在生活中扮演更重要角色的時代。在這個時代,科幻開始處理人與技術之間的關系,從而幫助大衆深刻理解科技到底是什麽,能帶給我們怎樣的沖擊和影響,對培育整個民族創新性、想象力以及科技素養來說,都會是往上走的態勢。”青年一代科幻作家陳楸帆說。

  科幻究竟是一種關于未來的書寫,還是一種更爲有效的、盡管不那麽直接的,關于當下的書寫?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戴锦华有感于全面勃兴的中国科幻与科技革命一体同源,“科幻具有反科学性,它能够对科学神话进行质询,对人类中心主义进行反思。而当科幻在中国成为巍然壮观的事业时,我们必须思考,关于科幻的功能和意义,科幻精神不仅是想象、探索或是拓宽人类视野,它还承担着重要的社會角色,包括对社會、对此刻和对明天的展望”。

  來看看敏銳的科幻研究者們都洞察到了什麽。南方科技大學教授、中國科普作家協會副理事長吳岩說,科幻作品兼具四種功能,一是表達科技時代的生活,二是協助人們描繪未來,三是對科技經驗的發展路徑進行批判,四是撫慰人心。“雖然科學普及和創意創新是兩個‘輪子’,科幻作品不負責普及科學知識,但它負責打開想象力,打開思維邊界,這麽來說也可以把它納入進科普,算是體現科學精神的一部分,科幻創作還有很大的發揮空間。”

  “當前中國遇到很多技術和科學理論原始創新的瓶頸,很大原因是對培養青少年創新思維和敢于想象能力的缺乏。”中科院院士、中國科普作家協會理事長周忠和更關心科幻對我國科研領域的啓發,特別是提升基礎研究水平方面。他指出,一個國家無論是科普還是科幻,它的繁榮不僅體現在作品上,還是一種綜合實力的展現,通過産業的繁榮帶動更多社會力量支持該領域的人才培養,將促成更多優秀作品産生。

  “很多科學家回憶,因爲孩童時接觸過科幻、科普,早早就樹立起追求科學的遠大理想。中國首次太空授課,吸引衆多師生收看,物理學、天文學成爲孩子們選擇未來職業的重要標志。《星際穿越》的科學顧問、諾貝爾獎獲得者索恩曾表示不知道要做多少場報告才能讓他的學術研究影響全球幾億人,但是《星際穿越》一部電影就做到了。”中科院院士、中國科協常務副主席懷進鵬認爲,我們需要以科幻更好激發科學興趣,啓迪科學精神,培育創新思維,讓更多孩子的夢想插上科技的翅膀,讓未來科學星空群星閃耀。

  人人參與科幻世界

  大會期間,南京市第十三中學高三(1)班女生隨可馨,代表江蘇中學生赴京,從劉慈欣手中接過第六屆全國科普科幻作文大賽國家級一等獎的獎狀。隨可馨就是在緊張學習之余,充分享受科幻創作帶給她描繪幻想世界的機會,這次大賽後更加堅定了她繼續創作的決心。

  主會場中,一幅60米長的巨幅“科幻史”畫卷甚是震撼。“我們一直以來用講故事的方法去做科普,以長圖爲特色,現在還有了短視頻産品,呈現出一種‘輕科幻’式的科普表達。”長圖總策劃人、局部氣候調查組聯合創始人孫啓銘說,希望借助更多科幻元素,以豐富的形式將新知識在潛移默化中與公衆分享。

  2015年底,孙悦和他的团队开始筹备中国第一家科幻书店——赛凡科幻空间,他们到世界各地海淘回好玩有趣的科幻周边衍生产品,却发现不少都“made in China”。“为什么我们不能做中国自己的科幻周边衍生产品?”萌生了这样的想法后,孙悦和他的团队马不停蹄开始调研,借鉴国外一些成熟案例,“科幻周边衍生产品市场在中国同样拥有无限可能,但国内市场仍处在起步阶段不得不面临许多问题:一是缺少原创性,二是质量不高、用料粗糙,三是没有形成自己的核心品牌,四是盗版猖獗”。

  經過反複討論與工業設計相結合,孫悅的目標很堅定,“努力做出與同質化科幻周邊産品不一樣的特色,做出大衆接受度高的原創正版産品”。幸運的是,被大家所熟知的《三體》角色大頭貼、充分體現原著精神的日曆、融入小說標志物的書簽,還有爲《流浪地球》制作完整的周邊圖庫……這些成果得到市場肯定,孫悅和他的團隊樂此不疲,用科幻周邊産品打造科幻生活方式。

  在12月,吳岩所在的南科大科學與人類想象力研究中心作爲策展單位之一,參與第八屆深港城市建築雙城雙年展。“團隊這次策劃的主題是‘科幻使城市升維’,就是利用科幻的角度帶大家去看看城市未來什麽樣,也是用建築和藝術展現科幻的美。”吳岩說。

  他期待,如果科幻的表現形式不只局限在文學,也不只是藝術,而是成爲一種文化、一種生活方式,今後在每個城市中心都會建起一座充滿未來感的小區,達成科幻和生活的直接接觸。“未來在藝術領域,科幻藝術品可能會成爲熱點,或者說中國好多當代藝術、先鋒藝術本身就是科幻,我非常看好這個市場的開發。”

  你聽,人人都在聊科幻,人人都在參與科幻,這裏是科幻的世界,也是不久的將來。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産業頻道>>>>>

(责任编辑: 魏金金 )

中國科幻迎來黃金時代

2019-12-02 07:39 来源: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