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院转型“零食电商” 去库存求生

2020年02月14日 09:33    来源:北京商報   
[手機看新聞]
[字號 ]

  以票房爲主要收入來源的電影院,在度過前期無賬可入的憂慮後,如今紛紛打起店內零食、飲料、電影周邊等庫存的主意。記者調查發現,截至目前,包括大地影院、博納國際影城、蘇甯影城,均已將旗下的零食、飲料、電影周邊等産品以超值禮包或低價甩賣的形式對外出售,試圖靠著去庫存來扛過這場預料之外的倒春寒。

  價格高于電商

  “大地君在疫情期間開展副業了。經營了個小店,各位感興趣的賞個臉呀。”2月12日,大地影院集團正式向人們展示自己的新副業,並將不同造型和主題的水杯、影城零食套餐相繼上線並出售。從大地影院集團發布的套餐價目表可以發現,共分爲限時折扣、超值推薦、零食禮包、毛絨公仔、湊單精品、情侶水杯六大類,價格則9-228元不等,同時部分地區只需消費達到99元,便可實現包郵。

  大地影院集團只是化身零食電商的其中一員。記者調查發現,現階段包括博納國際影城、蘇甯影城在內的多家影院,均將旗下賣品以限時特惠或組成零食禮包的形式對外出售。除此以外,微博電影博主“院線電影資料庫”也發布了“影院賣品清庫存互助”的消息,有需求的電影院可以在評論區留下城市及賣品種類、價格、郵費概況,以便尋求購買者,而當下包括西安、成都、蘇州、合肥、揚州、杭州在內的多個城市的電影院均已留言,欲出售爆米花、可樂、烤腸、哈根達斯等庫存産品。

  據部分電影院顯示的價目表顯示,一袋50根的冷凍純肉烤腸價格爲140元;維他檸檬茶爲5.5元/瓶,150元/箱;哈根達斯81克裝30元/個。將以上價格與超市進行對比,維他檸檬茶的超市單價約爲6-8元/瓶,哈根達斯81克裝則爲35-40元/個,電影院的售價相對便宜1-5元。

  但若與電商平台對比可以發現,一箱維他檸檬茶的線上銷售價格僅爲100-130元/箱;哈根達斯81克10個裝最低僅爲230元,意味著23元/個;而50根烤腸的線上售價在30-100元不等。電影院的售價相較電商平台高出數十元不等,難以顯現出競爭優勢。

  與此同時,部分賣品的銷量也相對有限,其中大地影院集團銷售的兩款限時折扣套餐,即原價分別爲217元和305元、現價分別爲158元和198元的情侶公仔套餐,截至2月13日16時,銷售量分別爲2套和4套。

  銷售收入只是杯水車薪

  電影院紛紛出售賣品,背後反映的是疫情之下電影院暫停營業所承受的沖擊和經營壓力。據英嘉星美影城相關負責人透露,“此前影城爲1月設定的票房目標爲480萬元,但實際只實現了1/5左右,2月則是沒有收入來源”。

  然而,盡管當下已有電影院通過銷售賣品獲得一定收入,減少庫存的損耗,但也有不少電影院表示不會選擇出售庫存賣品。據英嘉星美影城相關負責人透露,該影城此前確實爲了春節檔按照一個月的銷售量進行了備貨,但目前店內庫存産品中,只有5%左右的産品存在過期或即將過期的情況,損耗相對較少,其他膨化食品、瓶裝飲料等保質期可達一年,並不會在近期過期而出現損耗,此時出售的意義較小,反而是今後恢複營業能實現更大的利用率,因此暫時不會選擇出售促銷賣品。

  華聯影城肖家河店的工作人員也表示,目前店內暫時沒有出售賣品的計劃,且在電影院的收入結構中,賣品本身只占據一小部分比例,票房才是主要收入來源,可占九成左右,因此出售庫存所帶來的銷售收入相對有限,還會因安排員工到店配貨、發貨等增加人力成本。

  記者了解到,目前電影院雖已暫停營業,但房租等成本仍在持續産出,且僅房租一項便可達到每月20萬元甚至更高,假若此時展開賣品銷售業務而配備人力,支出便又會增加數千元至上萬元不等。

  且據萬達電影、金逸影視等上市公司的年報顯示,賣品全年的收入規模是票房收入的1/10至1/4。其中,萬達電影2018年的電影放映收入爲90.67億元,賣品收入則爲18.68億元,同年金逸影視的電影放映收入和賣品收入則分別爲15.89億元和1.6億元。盡管對比兩項業務收入的毛利率,賣品收入以約60%遠超電影放映收入的10%左右,但影院從業者周翔表示,賣品仍更像是電影院的附屬銷售産品,在看電影的過程中順便消費,很少會有人專門到電影院購買賣品,再加上目前影院賣品的價格優勢並不明顯,銷售情況不明朗,單單與數十萬元的房租相比,賣品銷售收入只是杯水車薪,無法解決根本問題。

  節能降本控支出

  爲了緩解電影院的經營壓力,各方也已行動起來。2月12日,北京市電影局發布《致首都電影行業的公開信》,並稱將提前啓動本年度北京宣傳文化引導基金(電影類)、電影專項資金資助申報工作,出台相關政策加大對影視文化企業的扶持力度,有效降低影院、制片方運營成本。

  此前,北京市政府已先後發布兩份政策文件,通過延長社會保險費征收期,加大金融支持力度、停征部分行政事業性收費等來減輕中小微企業所受到的影響。此外,北京電影協會、貴州電影放映行業協會、福建省電影家協會等多地影協也發出公開函,呼籲物業業主、物業管理方爲電影院減免租金、物業管理費。

  而電影院本身也在嘗試各種方法。“電影院本身不好掙到錢,總收入的一半以上需支付給院線作爲分賬款以及相關稅金,其余不足一半的收入還需承擔房租、人力、水電等成本。目前我們的方式是盡可能減少各項成本支出,如人員方面暫時只留下值班人員,此外還在嘗試與網絡服務商商談暫停兩個月的服務,畢竟停業期間不會使用網絡,假若能減少該時期的服務費,也能減少一定成本。”華聯影城肖家河店工作人員如是說。

  中央財經大學文化經濟研究院院長魏鵬舉認爲,此次疫情中,影視業相關企業短期內所承受的損失難以避免,但經營者在熬過這一難關的同時,也可將目光放長遠,且國內對于文化娛樂具有較高的消費需求。

  在英嘉星美影城相關負責人看來,目前影院方面也在期待疫情能夠結束,待影院逐步恢複營業後,隨著優質影片的上映,以及人們此前被壓抑的觀影欲望逐漸爆發,電影院也有望迎來一個觀影高峰。

  (记者 郑蕊)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産業頻道>>>>>

(责任编辑: 李冬阳 )

电影院转型“零食电商” 去库存求生

2020-02-14 09:33 来源:北京商報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