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誣陷、被威脅、被毆打……驗房師動了誰的奶酪_中國經濟網國家經濟門戶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被誣陷、被威脅、被毆打……驗房師動了誰的奶酪

2020年01月14日 07:18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字號 ]

  被施以重拳 验房师动了谁的奶酪

  被誣陷、被威脅、被毆打……驗房師究竟動了誰的奶酪,以至于遭重拳擊打?此前,有媒體報道,2019年12月,武漢一個月內有4位驗房師被打,其中,一位被打得頭破血流,住進了醫院。到底有何仇何怨?驗房師難道已經成了一個高危職業?

  3小時驗出幾百個問題

  1月3日,驗房師張岩與業主約好,10時30分開始驗房,然而,11時50分他們才見到業主。張岩說,“等業主兩個小時是很正常的,業主辦理各項手續有很多不確定性,以前甚至被業主放過鴿子”。

  在北京,一般情況下,驗一套普通的房子大約需要2-3人。因此次驗的房子將近400平方米,所以人手較多,6個人分成3組,分別負責廚衛、門窗、水電等不同領域的檢驗。每組中,一個人作爲主驗房師查驗問題,一個人作爲助理主要負責記錄。

  驗房師開始驗房。先通過戶型圖,對每個房間進行標注,並貼上標簽,檢查戶型是否與合同一樣。隨後,3組驗房師開始檢查各自領域,驗房師李博通過響鼓錘敲擊地面,看是否存在空鼓情況,每發現一個問題,他就貼上紅色標簽。一個十多平方米的房間,僅檢驗空鼓問題,他就要敲擊幾百下。

  地面存在空鼓、玻璃劃痕嚴重、地面插頭打不開、汙水處理設備滲漏……15時左右,房屋檢驗完畢,幾乎每個房間都貼上了紅色標簽,一個幾平方米的儲物間,被貼了十幾個標簽,這個400多平方米的房子裏,經過3小時的檢驗,被查出了幾百個問題,寫滿了7頁A4紙。

  隨後,驗房師帶著業主確認每一個問題,並剖析這些問題産生的原因,哪些問題對今後影響大,需要修改,哪些問題影響不大,哪些問題修改後將會帶來更大問題,介紹過程持續了半個多小時。

  房師傅(北京)咨詢服務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王景一發現,業主驗房最關心三類問題。一是房屋安全,比如,房屋是否存在結構性問題、是否漏水、甲醛是否超標等;二是房屋能否正常使用,門窗是否漏風漏雨等;三是房屋是否存在觀感問題,吊頂是否傾斜、房屋各處是否存在嚴重裂痕、裝修材料顔色是否一致等。

  驗房師是高危職業嗎

  “別讓我們爲難!”這是張岩和他的團隊在進入北京一家別墅時,開發商的人對他們說的第一句話。

  驗房師是高危職業嗎?多位验房师的回答都是:不是,但确实存在一定的风险。房师傅(北京)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磊表示,验房师主要面临三种风险,一是有些开发商不待见验房师,会设置诸多障碍让验房师难以开展工作;二是面临人身安全威胁;三是在专业操作过程中存在一定安全风险。

  在北京,驗房師被威脅並不鮮見。1995年出生的唐伯文,建築工程學專業畢業後,進入了一家驗房單位。2016年,唐伯文和團隊一起去驗房時,一群保安突然沖過來,把他們包圍起來不讓走,並威脅道:“不管你們是業主請來的還是自己來的,以後再來,見你一次打你一次,腿兒給你撅折了。”最後,給業主打了電話,才將他們帶出小區。

  “驗房過程中,差點被陷害。”北京沣浩達工程檢驗服務有限公司總經理辛璐在一次驗房時,突然沖進來一群保安,稱小區丟了東西,徑直向他們的工具箱走去,說是搜查,其實是打算往工具箱裏放東西,栽贓陷害。當時辛璐團隊的另一位成員發現情況不對,立即拿出手機拍攝,並表示,“我來幫你們翻。”最後,並沒有找到所謂丟失的東西,保安便離開了。

  驗房師被毆打,更多發生在二三線城市。據辛璐了解,湖北武漢、廣西南甯等地都出現過毆打驗房師的現象。驗房師一般會開著專車去驗房,有時,驗完房出來,他們發現車前的雨刷被折斷了,車子被劃了很多痕迹,甚至車胎也被紮了……

  不僅如此,驗房師在作業過程中也存在一定安全風險。有一次,張磊在檢查地暖的分集水器時,被電了,他立刻把手抽出來。之後,他發現,施工方在裝修過程中,將一個釘子釘在了電線上,導致漏電,這是一個很大的安全隱患。

  雖然驗房的工作存在一定風險,但收入並不很高。在北京,毛坯房檢驗的均價在10元/平方米左右,精裝房檢驗的價格在12元/平方米,一個100平方米的房子,幾個人檢驗兩個多小時,公司通常能收入1000-1200元。但在其他地方,價格要低得多。比如,在成都,部分驗房公司毛坯房檢驗的價格在4元/平方米,精裝房在5元/平方米。

  據王景一介紹,在北京,驗房師行業平均工資7000元左右。辛璐則說,北京驗房師的平均工資達不到7000元。一些公司的驗房師驗一套房子抽成約20%,並且驗房師的工資是分級別的,不同級別工資不同。從驗房助理到高級驗房師,需要2-3年的學習和鍛煉。

  開發商可能面臨上百萬元維修費

  “暴力事件發生,正好證明開發商心虛。”辛璐說,驗房行業並沒有因此停滯不前,驗房師反而越來越多。暴力傷害驗房師,更多的是損害房産開發商的形象。

  張磊表示,驗房是對地産商的一次大考,幾乎沒有一套房子是完全符合國家標准的。房屋的建設往往涉及多個工序,甚至涉及多個施工單位,大都交叉作業,而且全都是手工作業,一些細節很難做到位。在業主要求驗房時,開發商往往心裏沒底。

  “我曾經驗過一套房子,可以用殘垣斷壁來形容。”辛璐每年大概需要驗2000多套房子,到目前爲止,他已經驗了上萬套房。他曾在天津驗過一套房子,屋內的管道都裸露在外面,房間裏出現了大面積空鼓現象,“這就像買了一斤豬肉,裏面注了半斤水。”在出具驗房報告之後,業主拒絕收房。“在開發商眼裏,我們就是來找麻煩的。”

  張磊曾經驗過3棟樓,發現房屋存在空鼓、裂縫等多種問題。當時,這3棟樓維修費開發商就花了約600萬元。

  驗房師與開發商的關系也在發生改變。一方面,這與樓市發展趨勢密切相關。之前一些人買房子是爲了投資,買房之後更多的是尋找下一個“接盤”的人,最後一個“接盤”的人才會更關注房屋質量。並且,當時處于賣方市場,開發商掌握了更多的話語權。隨著部分地區樓市價格下降,買房更多是爲了自住,買家對房屋質量更爲關注。王景一說,“現在是所有業主都在挑毛病。”

  另一方面,与整个验房行业专业程度提升有关。最初,验房师大多是单兵作战,验房像是打游击,缺乏规划和系统性,验房主要针对业主,业主验房的体量小、分散,难成体系。验房行业逐渐树立起口碑,得到开发商认可后,头部验房公司的主要业务逐渐从to C(对个人)变成了to B(对企业),从业主转变为体量大、房屋集中的开发商。王景一说,现在大部分开发商不排斥正常验房,但排斥部分验房师“瞎找事儿”。

  近年來,驗房行業也迎來了快速發展。據王景一介紹,2007-2009年,他所在的驗房企業開始起步,在沈澱了近10年後,業績迎來了快速上漲。2015-2016年,業績差不多是2009-2010年的5~6倍。這兩年,漲速更快一些。

  驗房師與開發商之間的關系並非完全對立,有時,驗房師會成爲業主和開發商之間的“潤滑劑”。所以,對驗房師而言,除了專業技能外,如何與業主溝通也很重要。比如一個裂縫,業主認爲問題非常嚴重,會造成嚴重後果;開發商作出解釋,往往難以取信業主。而驗房師從專業角度給出建議,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緩和矛盾。

  “打鐵還需自身硬,開發商應該修煉自己的內功,提升房屋質量。”辛璐認爲,現在開發商的配合度提高了。驗房師在現場檢驗時,一些開發商的相關工作人員也積極配合並記錄,有的當場找工人維修。

  目前,驗房師沒有統一的考核標准,這也導致從業人員水平參差不齊。張磊希望,驗房行業能夠有統一的標准。此外,驗房環節如果能夠前移,對提升房屋質量會有一定幫助。如果是精裝修之後再驗房,很多問題已經成爲“死問題了”,即使能改,修改成本也很高。

  中青报·中青網见习记者 赵丽梅

(責任編輯:王婉瑩)

精彩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