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垃圾分類要從“樓梯響”到“人下樓”

2020年01月14日 07:52   來源:北京商報   陶凤 彭慧
[手機看新聞]
[字號 ]
[打印本稿]

  1月12日,北京市第十五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開幕,北京市市長陳吉甯作政府工作報告時指出,北京今年5月起開始實施新修訂的生活垃圾管理條例,全市90%的街道鄉鎮將創建生活垃圾分類示範片區。距離條例正式實施還有4個月,對于如何推進居民生活垃圾分類,北京商報兩會·三人行欄目邀請多位委員,給出他們的建言。

  技術

  建立對接市政環保大數據庫

  集聚了衆多企業家的北京市工商聯界別,從發揮民營企業作用的角度出發,爲推進垃圾分類提供了思路。

  工商聯界的提案,首先建議從立法層面加大不分類行爲的處罰力度。加快垃圾分類管理條例的修訂工作,明確居民個人作爲垃圾分類主體的責任,建立硬性處罰標准,對不分類行爲予以重罰。建議將垃圾分類納入社會誠信體系建設,建立垃圾分類信用積分獎勵制度,強化垃圾分類信用獎懲管理手段。

  值得一提的是,技術手段的運用,成爲工商聯界關注的重點。打造“五級”監管系統,打通垃圾分類“最後一厘米”。以推廣普及智能垃圾分類箱爲契機,建立垃圾分類管理大數據庫,與市政環保系統對接,打造市、區、街道、社區和物業公司“五級”聯動的垃圾分類監管系統和考核體系。

  如何激活這個體系?工商聯界進行了具體的闡述:包括建檔立卡,運用現代科技手段掌握垃圾産生主體和垃圾分類參與者的基本情況;與此同時挖掘潛能,采用積分獎勵制,調動廣大居民積極性和創造性;最後,示範引領,注重發揮街道、社區黨員引領作用。

  “鼓勵民間資本介入,激活垃圾分類處理産業鏈。”工商聯界建議,發揮市場機制調節作用,鼓勵更多民間資本進入,是激活垃圾分類産業鏈的關鍵步驟。建議相關部門對民營環保型企業參與垃圾分類處理工作,給予政策支持和財稅扶持,逐步形成政府帶頭、企業聯合投入、全民參與的垃圾分類模式,推進垃圾分類工作提質增效。

  在垃圾後端處置方面,工商聯界也有提及,委員們建議推動餐廚垃圾資源循環利用。加大收運車輛配置和再生資源回收站點設置密度,加快推進垃圾處理廠建設施工進度。在有條件的區域建立資源循環利用基地,可參考“餐廚垃圾+昆蟲”産品鏈模式,打造從餐廚垃圾無害化生態處理,到生態農業,再到養殖和動物飼料業的産業鏈體系。

  頂層設計

  出台細化方案便于條例執行

  來自台盟界別的市政協委員、北京市雍澤律師事務所合夥人王濤認爲,條例明確了産生生活垃圾的單位、個人是生活垃圾分類投放的責任主體,在違法的處罰方式上設定了處罰梯度。

  但王濤指出,如何界定違法行爲處于怎樣的處罰梯度,如何認定“拒不聽從勸阻”等細節,目前都尚無具體規定。

  “有必要盡早出台並細化實施方案,以便條例在實際執行中的操作。”王濤強調。

  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住房和城鄉建設部新修訂的《生活垃圾分類標志》標准已于2019年12月1日起實施。生活垃圾類別統一調整爲可回收物、有害垃圾、廚余垃圾、其他垃圾4個大類,和紙類、塑料、金屬等11個小類。

  “這些調整改變了很多人形成已久的生活習慣,要改變生活方式並非易事。”王濤表示。

  在垃圾袋的使用方面,王濤也提出了建議:垃圾分類知識的普及應與杜絕不合規垃圾袋進入市場同步推進。國務院和北京市都對垃圾袋的使用作出相關規定,但普通人很難准確識別超薄塑料袋、垃圾袋是否環保、可使用。

  “因此,市場監管部門應加大對塑料袋生産企業的監管力度,切實督促企業生産耐用、易于降解和回收的塑料購物袋及垃圾袋;加強對市場的管控力度,不合規的塑料袋首先不能在市場上出現。進而引導百姓合理使用環保垃圾袋,准確進行垃圾分類,保護生態環境。”王濤表示。

  落實

  宣傳需具備指導性

  談及北京垃圾分類,從政策的制定,法規的完善,到試點的推行,來自特邀界別的北京市政協委員、北京市大興區政協主席吳問平都給予了肯定,但在落實層面,他認爲還有改進空間。“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樓。”吳問平用一句話總結。

  “老百姓對垃圾分類知識的了解不夠,導致在進行垃圾分類時,具體做法比較粗放。”在吳問平看來,宣傳不夠具體化,進一步致使居民垃圾源頭分類不夠精細化。“只有從源頭打通了垃圾分類的‘最先一公裏’,後面的運輸和處理才能有更優化的操作方案。”吳問平表示。

  他表示,除了宣傳具體化和源頭分類精細化,垃圾分類後的消納又是一個系統化的過程,運輸和處理作爲一個産業鏈的一環,必然隨著前端的變化而變化。前端分類好了,中端和後端混裝混運,處理時不進行分類都不行。

  吳問平經過長時間觀察發現,由于年齡層不同,生活方式的分化導致垃圾分類出現年齡斷層。“老人在垃圾分類方面做得比較好,而孩子們由于從小進行垃圾分類教育,也在認知層面有了一定的積累。但企業在小區探索的積分換購,對年輕人不具備什麽誘惑力;生活方式和生活節奏,又對年輕人早晚定時定點分類投放形成阻力。”

  吳問平建議,可以對人群進行細分,針對不同的人群、不同的小區、不同人的素質,采取分類對待的方式。企業也要通過探索,總結推廣一套可複制的方案。

  另外,在網購成爲居民不可或缺生活方式的同時,快遞包裝對于生活垃圾分類形成的挑戰,也讓吳問平進行了頗多反思。

  “大部分快遞用紙板包裝,其中大部分可回收,但在打包的過程中,還是會混合一些其他垃圾,比如粘在紙板上的膠帶。”吳問平提出,如何促進快遞包裹可循環利用以及分類處理,也是全社會應該反思的問題。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彭慧

(責任編輯:劉朋)

精彩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