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靠扶贫资金致富的落马副省长 与老板的微信群叫开心团

2020年01月14日 22:26   来源:央視新聞客戶端   
[手機看新聞]
[字號 ]

  靠扶贫资金致富的落马副省长 与老板的微信群叫开心团

  《國家監察》第三集:這位靠“扶貧資金”致富的落馬副省長,與老板的微信群叫“開心團”

  14日晚,反腐專題片《國家監察》播出第三集《聚焦脫貧》,展現了各級紀檢監察機關深入推進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專項治理,全面加強對扶貧領域的監督,爲打贏脫貧攻堅戰提供堅強保障。

  本集詳細披露了陝西省原副省長馮新柱的落馬細節。值得一提的是,馮新柱是首個被通報扶貧不力的“老虎”,釋放出中央嚴肅查處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的鮮明態度。

  此外,這一集還介紹了去年影響極大的安徽阜陽“刷白牆”事件,通過還原現場、聆聽百姓聲音,讓人真切感受到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之害。

  馮新柱和老板們的微信群叫“開心團”

  馮新柱,陝西省人民政府原黨組成員、副省長,2018年初被立案審查。

  在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的通報裏,馮新柱“對黨中央關于脫貧攻堅重大決策部署落實不力、消極應付,且利用分管扶貧工作職權謀取私利”被放在了開頭的醒目位置。

  片中披露,馮新柱在脫貧攻堅上出問題早有征兆。2015年4月他升任副省長後,主管扶貧等方面的工作,但馮新柱打心底裏就不願意分管扶貧。

  “有畏難情緒,感覺到陝西的扶貧面很大,一年下來你要報成績是報不出來的,所以大家都願意搞一些看得見、摸得著的。”馮新柱一開始對扶貧工作不上心,消極應對,他甚至還跟秘書講“明年換屆,我想建議能調調一下分工。”

  這樣的思想,自然會影響到日常的工作。按照規定,每個省級領導都要確定一個貧困縣作爲自己的扶貧聯系點,但馮新柱上任後的兩年時間,都沒有選定自己的扶貧點。

  直到2017年被國務院約談後,馮新柱才按照整改要求,選擇了鹹陽市淳化縣作爲自己的對口扶貧點。但是,他到扶貧點仍然只是走馬觀花。

  爲了不再被約談,馮新柱還虛報脫貧進度,搞月月考核,給每個縣排隊,讓基層幹部苦不堪言。

  陝西鹹陽市淳化縣副縣長辛民:“一個季度一考核,相當一部分的精力要用來應付省上的考核。脫貧攻堅是一個過程,而且産業發展是一個更長的過程,三個月能做啥。”

  馮新柱不僅對扶貧工作敷衍應付,還利用手中扶貧資金管理權謀取私利。在馮新柱的幫助下,和他關系密切的三家私營企業順利加入精准扶貧試點項目,每一家都獲得上千萬元的扶貧資金投資。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 李金鹏:“冯新柱跟这些老板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玩在一起,他有个微信群叫‘开心团’。打麻将、吃喝玩乐、旅游,由这帮老板买单,买单肯定不是白买的。“

  片中披露,馮新柱落馬時,從家中搜出的購物卡就多達674張,最終查明,他受賄總額高達七千多萬元。

  面對鏡頭,馮新柱反思自己從農村走出來,卻忘了本:“離開農村時間長了,跟這些富人接觸得多了,確實忘本了,找不到感覺了。”

  “刷白墙”假象脱贫 被中央通报

  《國家監察》第三集中,還回顧了安徽阜陽的“刷白牆”事件。

  “有急功近利的思想。爲了面子、丟了裏子,好多問題沒有解決,好多莊台路燈都沒安,斷頭路還沒修好,拿出大量的資金來進行刷白牆。”時任安徽阜南縣郜台鄉黨委書記戎澤軍說。

  2018年9月,爲整治莊台人居環境,阜陽市委原主要負責同志提出3個月內徹底整治153個莊台,並要求立馬見效。在一個月後的工作推進會上,郜台鄉因爲整體工作進展緩慢受到了批評。會後,郜台鄉決定先花錢刷白牆,盡快出效果。

  就在郜台鄉緊鑼密鼓大刷白牆的時候,中央第十一巡視組來到安徽做下沈式調研,他們在郜台鄉看見了成片簇新整潔的白牆。

  2018年11月,就在郜台鄉加快進度刷白牆期間,安徽省委嚴肅批評了一些地方刷白牆、搞面子工程,要求省紀委監委立即調查,立行立改。但時任阜陽市委主要領導仍然不以爲意,並沒有對阜南縣刷白牆的問題提出整改要求。

  在省委已經批評警告的情況下,郜台鄉繼續刷了6700多戶的白牆。

  除了郜台鄉之外,阜南縣其他鄉鎮也在刷白牆。2019年1月,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向安徽指出該問題後,省委立即責成省紀委監委進行查處、問責,整個阜南縣的刷白牆工程才停了下來。據統計,這項面子工程共花費財政資金799萬余元。

  安徽省阜南县委书记 崔黎:“反思反省,确实做错了。刷白墙只是一个符号,它背后隐藏着我们身上存在着这种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老百姓痛点比较多的地方,是我们更要花钱的地方。”

  “刷白牆”事件後,相關責任人受到嚴肅問責處理。

  一份《監察建議書》直指基層扶貧中的形式主義

  這一集還介紹了一起“填表式幫扶”的典型案例。

  2018年10月9日,甘肅省扶貧辦收到了一份《監察建議書》,要求扶貧辦關注和整改基層扶貧部門填表負擔過重的問題。

  甘肃省扶贫办副主任 陈宏利:“反对和预防扶贫领域职务犯罪,我们在这方面打交道多,而这次监察建议书,是说的具体工作,我们就很惊讶。”

  事情的起因是甘肅省紀委監委在初核扶貧領域問題線索的過程中,發現省扶貧辦存在要求基層填報數據表格多、內容重複、部分數據統計口徑複雜繁瑣的問題。隨後,到全省各地十多個鄉鎮進行了專題調研。不少基層幹部反映強烈,表示填報各種表格、數據、材料耗費了大量時間精力。

  甘肃省会宁县丁家沟镇大学生村官 李恬:为了填表这工作,一晚上一两点才能睡,早上七点起来。

  甘肃省陇西县焦家湾村村民 芦树珍:说句实话,原来咱们的干部来,天天写,准备一大堆表,我就觉得麻烦得很。

  精准扶貧,要的不光是數字的精准,更需要基層幹部靜下來、沈下去,找准“窮根”,治好“窮病”。但在繁瑣的表格面前,基層幹部只能疲于應付。

  甘肃省纪委常委 王国建:“过去我们对一些作风方面的问题,缺乏有效的监督手段。《监察法》颁布以后,《监察建议书》成了监督工作的有效工具,很好地丰富了我们对单位部门监督的手段。”

  《監察法》規定,收到《監察建議書》的單位,不履行監察建議的,對單位主要領導要追究相關責任並進行通報。甘肅省扶貧辦收到的這份《監察建議書》,明確要求他們在30天內給出反饋意見。這是一種實實在在的約束力。

  在《監察建議書》的推動下,甘肅省扶貧辦對2014年以來轉發和制發的報表進行全面排查,發現各類表冊共55份,廢止其中的26份,並對剩余的報表進行簡化。同時,把各部門掌握的數據核對後錄入已有的精准扶貧大數據平台,實現信息共享。

(責任編輯:馮虎)

靠扶贫资金致富的落马副省长 与老板的微信群叫开心团

2020-01-14 22:26 来源:央視新聞客戶端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