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企業風險投資,哪個行業最受“寵”?

2020年01月14日 22:32   来源: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手機看新聞]
[字號 ]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北京1月14日讯 (记者 钱箐旎)2019年是企业风险投资(Corporate Venture Capital,简称CVC)进入中国的第21年。这一年,中国经济既经历了中美贸易战等外部因素的冲击,同时也经历着持续性的结构化调整,更在市场机制方面启动科创板,打开了崭新的一页。在这样的背景下,CVC行业的创新态势和未来发展路径都备受企业关注。

  針對上述問題,生財君采訪了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副院長、金融學講席教授田軒,請他圍繞最新發布的《2019中國CVC行業發展報告》,並就CVC的機理本質、國內外發展態勢以及創新優勢進行了介紹。

  田軒表示,首先要明確CVC的概念是非金融類企業設立的風險投資基金,是一種嶄新的創投組織安排,它與傳統的IVC最大不同是優先考慮戰略目標,而非財務回報。與此同時,CVC與IVC相比在資金來源、期限設計方面都完全不同且更具優勢,投資企業的長期創新更優,成功退出概率更高,市場估值更高。

  針對近年來全球CVC行業發展總體態勢,報告指出,在過去5年中,全球CVC交易的規模、單數和新增活躍度都處于穩步增長階段。其中,交易的規模和單數在2017年、2018年還出現了陡然增長的趨勢。2018年,全球CVC投資規模總計達530億元,共計完成2740筆投資,平均單筆交易規模約爲2600萬美元。與2017年同期相比,投資規模上升47%,交易單數上升32%,整體勢頭較爲強勁。

  從行業分布上看,CVC的業務變化趨勢逐步與VC保持一致,偏向于投資最前沿、最先進的技術,如互聯網産業、健康醫療、移動支付、移動手機等。其中,CVC的活動領域通常具有三個特點:一是處于激烈技術變革、高度競爭、弱獨立性的行業;二是處于創業企業作爲重要創新來源的行業;三是企業如果占有更強的技術及市場資源,在CVC領域更活躍。

  從CVC活躍度在全球板塊上的分布來看,CVC最活躍地區仍在北美,尤其在以矽谷爲創新核心的加州地區。目前,全球CVC投資40%發生在北美,將近40%發生在亞洲,剩余20%在歐洲。其中,亞洲CVC投資近年來正在迅速崛起,活躍度已經逼近北美。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十大活躍的CVC中,有5家是非美國的公司,其中光中國就占了3家,分別爲:複星投資、百度投資和君聯投資。

  報告顯示,CVC巨頭仍以高科技公司爲主。從投資頻率看,2018年中國最活躍的前五大CVC分別是騰訊、阿裏巴巴、京東、複星集團和海爾,總共進行了271次投資。美國活躍的CVC包括谷歌、英特爾、高通等,前五家巨頭投資總數爲278次。

  此外,這份報告還著重介紹了中國CVC發展情況。與歐美國家相比,我國CVC雖然起步較晚,但發展後勁十足。近年來,中國CVC不論是投資規模,還是市場表現、影響力,絲毫不亞于傳統風險投資。2018年,中國企業風險投資(CVC)快速發展,投資規模爲203億元,占整個風險投資金額約17%。可以說,作爲一種新型的創投組織形式,CVC已經成爲我國創投資本市場中一股不可忽視的中堅力量。

  從投資行業看,CVC投資頻次最多的行業是軟件相關的行業。2014年到2018年,中國CVC投資于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的頻次爲1164次,大幅領先于第二位的制造業(260次)。

  從投資階段來看,和IVC相比,中國CVC投資的階段比較靠前,主要投向種子期、初創期的企業。從投資地域分布來看,基本上是北上廣,其中北京遙遙領先,占比將近占40%。從行業分布來看,中國本土CVC更加關注高科技行業,主要集中在互聯網、IT、電信及增值業務和娛樂傳媒四類行業,其中投資在互聯網領域的案例數和總金額遙遙領先,投資占比均超過三成。此外,近年來本土CVC還積極參與和推動了産業創新的進程,在5G、生物醫藥、大健康領域的投資活躍度也在不斷增強。此外,在制度創新領域,也能看到本土CVC活躍的身影,比如首鋼基金通過CVC模式進行國企混改的探索,已取得一定成效。

  总体来看,中国CVC对创新的应用广泛,涵延到不同的发展阶段、市值水平、技术相关性强弱的不同企业,乃至产业链创新及供应链金融构建的各种组织生态。 这种创新驱动与当下中国经济方向契合,可以有效地推动解决中小科技企业融资问题和传统企业的转型升级问题,促进产业链结构调整,推动构建底层创新战略。

  田軒表示,整體而言,CVC對創新有著積極的貢獻,但CVC也客觀存在一些問題亟待解決。通常情況下,CVC存在反壟斷、産權保護、信息披露等問題。同時,也存在一些糟糕的情況,如CVC可能與被投資企業存在競爭關系,“剝削”而非“培育”被投資企業的技術創新,限制被投資企業的可用市場資源,可能面臨代理問題,給被投資企業帶來不確定性等。

  因此,田軒指出,要從宏觀、中觀、微觀幾個維度發力,發揮CVC對實體創新的短期包容性和長期價值創造的充分有效性。宏觀層面,要打造公平穩定的契約型商業環境;中觀層面,應充分發揮CVC對于高新技術産業,尤其是頂層技術創新的戰略優勢;微觀層面,結合市場和企業自身情況靈活運用CVC解決融資約束、企業治理與傳承、新技術研發與新市場布局、産業轉型升級等問題。

  最後,田軒強調了CVC對于創新的重大意義。CVC最大的意義在于對創新的激勵。CVC本質上是將傳統企業的創新研發制度和傳統風投機構尋找創新企業的投資制度進行有效結合。根據最新的學術研究發現,與傳統風投相比,CVC投資的企業創新的數量和質量都顯著增加,而企業IPO(首次公開募股)的概率、退出時的估值都明顯更高。其背後的機理是:CVC對比傳統的IVC不受期限限制,因此風險容忍度更高,也更具耐心,可以讓創業者和研發團隊去試錯。在資金支持外,還有産業技術協同並配以市場和政策的專業預測。在國家創新驅動發展戰略下,中國當前創業創新勢頭高漲,專利數已成爲全球第一。創新數量雖多,但是不乏很多形式上的創新。而我們更應該關注創新的質量,通過真正的技術創新驅動經濟發展。

(責任編輯:馮虎)

企業風險投資,哪個行業最受“寵”?

2020-01-14 22:32 来源: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查看余下全文